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总统和事务官

方片2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总统每天的工作是什么?
  这是相当一部分人好奇的事情,很多人认为总统每天都应该过的十分惬意舒心,每天听听下属的工作汇报,羽扇纶巾谈笑间决定国家大事,尤其是老美这样的国家,更是随手在地球仪上一点,就能让这个国家出现动荡叛乱,甚至是直接发动战争。
  实际上这样的想法不能说有错,只能说是普通人对最高权力的一种最美好的臆想。
  但实际上一个国家的事情多如牛毛,尽管事务官不会事无巨细的都汇报上来,但前任积压下来的工作,还有各州各部门出现的问题,都亟待解决。更不要说老美从来都是以世界警察自居,因此事务官们还需要汇报全世界的重要事情,这更加重了工作负担。
  出身政治世家的小沃尔什当然不会这么想,毕竟他在八年前可就住过白宫,亲眼见证过自己的总统父亲是如何处理国家和世界大事的,多少有些经验。
  可看和真正亲身经历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感觉,当小沃尔什现在真的开始接手总统事务才发现头疼万分。
  首先面对的就是整顿人事问题。
  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更别说老美这还是两个不同的党派了,背靠红党的小沃尔什不可能继续用蓝党的人,蓝党的人也非常自觉的早早辞职了,于是就会出现很多空缺。
  “国务卿和财政部长商务部长这些职务名单我不是早就拟出来了吗?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空缺要补?”
  西翼椭圆办公室里,小沃尔什冲着自己的事务官们大发雷霆,因为就在刚才,这些事务官居然给他送来了一份高达千人的职位空缺。
  www.mimiread.com
  虽然小沃尔什也明白整个联邦各部门的运转不是靠着十几个部长就能解决的,可现在这份千人空缺名单?
  你们是在逗我吗?你们不好好看看这座白宫,他能不能容纳这上千人工作。
  事务官们被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一个个都低着头显得十分委屈:“总统先生,威灵顿先生在离任前裁撤和离职了大批人员,我们也没办法。”
  面对这个解释,小沃尔什更是火冒三丈,怒斥这些家伙为什么当初不阻止威灵顿,为什么要让那个白痴那么胡来,难道他们就不是联邦政府的一份子吗?
  当然小沃尔什骂归骂,但他也明白这些事务官也是没办法,威灵顿只要一天没离任,他就有权做这些事。
  可恶的威灵顿!这就是你留给我的烂摊子吗?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小沃尔什重新拿起事务官递交上来的一堆文件,嘴角不自觉的抽动几下最终决定除了自己办公室的实习生外,其他各部门的缺额由各个部门的部长决定招聘,而自己办公室的缺额则交给这些事务官了。
  “汉弗莱先生,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小沃尔什心满意足的将文件交还给事务官。
  接过文件的汉弗莱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吗的小沃尔什这是啥也没做原封不动的又把事情给推回来
  啦。那自己向你汇报的目的是什么,听你说一句‘这个事情交给你了’吗?
  但汉弗莱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是总统呢?而且这些事情握在自己手里也不是没好处。
  默默接过总统办公室的招聘事宜,事务官汉弗莱也接着向小沃尔什介绍各个部门的职能和构成:“整个白宫总共有19个部,99个独立的局,以及36个不记名的准官方机构,这些机构各有分工……”
  汉弗莱一边给小沃尔什介绍着这些隶属于最高权力的部门,一边将早就准备好的各部门介绍文件交给小沃尔什。
  小沃尔什马上叫停了汉弗莱的这种重复错误的行为:“汉弗莱先生你先不用介绍了,我不明白,明明我们整个白宫都没有这么多的房间,为什么要有一百几十个部门,难道我们就是这样滥用联邦经费的吗?难怪威灵顿先生会出那样的拉链门事件,就是因为他从来都是这样苛政的!”
  面对小沃尔什的斥责,汉弗莱和其他事务官都说不出话来,因为这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却要承受总统先生的不满。
  小沃尔什当然也明白汉弗莱他们是无辜,而小沃尔什这么做的目的就并不是单纯的责怪。
  斥责以后,小沃尔什马上又暖心的表示这些事情也并不怪汉弗莱:“我知道这些都是威灵顿留下来的问题,而我现在上任以后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要跟这些苛政做斗争,我首先要做的,就是裁撤合并一些不必要的部门,精简我们的预算,把钱花到更需要的地方去!”
  小沃尔什定睛看着面前的事务官:“所以这个事情就交给汉弗莱先生你了,我需要你尽快给我列出一个合适的章程出来。”
  汉弗莱看了小沃尔什一眼,也没说什么,就是点头接下了这个任务。
  不愧是白宫里的老人了,这事务官就是懂事!
  小沃尔什对汉弗莱的表现相当满意:“那么今天的工作就到这里吧,汉弗莱先生你们能各自回去尽快完成自己的工作,你们要记住,人事整顿是新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这也是你们的荣誉!”
  毫无疑问小沃尔什这么说就是在下逐客令了,汉弗莱这些人精一样的事务官哪能听不出来,于是一个个主动告退了。
  只是这些事务官们在离开了办公室以后,一个个就都向汉弗莱抱怨起来。
  “这位小沃尔什先生到底怎么回事?他到底会不会当总统啊,不会也最起码问我们一下,别瞎做决定啊!”
  “真是恶心,不知道怎么选出这么一个白痴来,我们给他汇报了半天工作,结果他倒好,什么决定都没做,全推回到我们头上了。”
  “如果这家伙要放弃总统的位置就请快点也爽快点,我可还没坐过椭圆办公室的那个位置呢……”
  面对同事们你一言他一语的抱怨,汉弗莱则让他们安静老实一点,告诉他们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情,反而还可能是他们事务官出头的机会。
  毕
  竟过去不管谁当总统,都很有自己的想法,因此这些事务官们总是充当一个执行者和裱糊匠的角色,可现在小沃尔什就不一样了,或许看上去小沃尔什将什么工作都推回到他们头上,但这岂不也证明他们有机会实现自身抱负呢?
  “虽然无法从幕后走到台前,但如果我们能透过小沃尔什先生掌控整个联邦的政策走向,也是非常不错的!”
  汉弗莱的话让其他事务官们眼睛都亮了,开玩笑,谁还没有个总统梦呢?尽管他们都知道自己是没资格参选总统的,但如果有机会在幕后掌控一下,也还是非常不错的。
  有了这个追求,这些事务官就平衡多了。
  其实关于内部一百多个部门的事情,这些事务官自己也都很头疼,要知道在两年以前,才只有不到八十个,这两年威灵顿一下给加了五十多个进去。
  这些在联邦机构工作了一辈子的事务官当然明白威灵顿为什么要这么做,无非就是想恶心后来的继承者,因为你还不能直接挥刀就砍,要先弄清楚这些部门的职能再说,可等你搞清楚以后,只怕你的任期都过去一半了。
  当然这是对一位总统而言,但对这些事务官那就不叫事了,因为这些机构成立之初还是他们一手设计的,所以要如何精简裁撤,这些事务官们也比谁都清楚。
  想到这里,汉弗莱突然停下了自己轻松的脚步,这位事务官的老大突然有一个很可怕的猜想:“你们说小沃尔什先生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他知道交给我们处理要比他自己处理更快捷,所以他才装出一副什么也不懂,偏偏又不耐烦的样子来?”
  汉弗莱的话也让其他事务官悚然一惊,后脊梁骨都开始有些微微发凉。
  不会吧,这位小沃尔什怎么看都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二代呀,能选上总统也都是靠着家里的关系,听说佛罗里达也是红党动用关系到极限的缘故,他怎么可能有这份能力呢?
  但仔细想想也不是没这个可能,毕竟小沃尔什在当总统以前还在德克萨斯做过两任州长,且不说他这两任州长都做了什么,至少也经历过新官上任才对,怎么都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像个白痴一样的手足无措。
  两种截然相反的想法让这些事务官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们都将目光投向汉弗莱,指望他们的老大哥来拿主意。
  汉弗莱思前想后好一会最终决定:“不管怎么说,先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就行,都记住一点,我们只是事务官!”
  带着这样的想法,这些事务官都各自去做事了。
  而在椭圆办公室里,小沃尔什独自一人坐在总统的椅子上,脸色严肃眼神深邃,浑然没有刚才面对事务官时那种手足无措的表现。
  小沃尔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桌面上放着的一份文件,那是汉弗莱他们还没来得及汇报的事情。
  突然,小沃尔什伸出手轻轻扣在那份文件上,嘴里轻声说道:“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