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丢不起这个人

苍山月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算了。”诱惑不来,那就图穷匕现,向俩人招手,“把钱都掏出来。”
  “干啥?”
  唐奕极不情愿,却还是一边问一边从裤兜里掏出一堆球球蛋蛋,有一块五块的,也有十块五十的。
  “就这么多了...”
  吴宁也把兜掏空,但极舍不得“早上刚从老吴那扣出二十,你不会....都拿走吧?”
  齐磊则不说话,把钱都拢到一块儿,一下就看出了差距。
  吴宁就二十多块钱,还有毛票。而唐奕却有八十多,而且这货肯定没掏干净。
  这些是远远不够,直视二人,“有多少拿多少!”
  唐奕惊了,“操!你够了哈。一百块呢!还不够你造的?”
  “别废话!唐爸昨晚回家了,也放血了吧?”
  “不行不行!”唐小奕彻底急了,“老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给我一千,说是一个暑假就这么多了。你想都别想!?”
  “一千!?”
  吴宁也惊了,开始添嘴唇。这个暑假舒服了。
  而齐磊,简直无语。
  这年头,哪个孩子的零花钱能上千?唐奕没被老唐惯成二世祖简直就是奇迹。
  不过,这却提醒了齐磊,从书桌抽屉里翻出一个存钱罐。
  如果齐磊记得没错,那里有货,好像还不少。
  啪的一声摔了个粉碎,里面有四张老人头,还有点五块十块的,加一起不到五百。
  这是过年的压岁钱,留到现在。
  不得不说,哥仨就这一个优点,都不乱花钱,这得益于崔玉敏从小的教育。
  见齐磊把压箱底的都拿出来了,吴宁终于严肃起来,“石头,你到底要干啥啊?”
  齐磊一边数钱,一边道:“不是说了吗?我想自己挣点,尝尝花自己钱的感觉。”
  向二人招手,“赶紧的,把家底都拿出来,算我借的。”
  唐奕那最少一千,要是砸个存钱罐之类的,也许还能更多。
  至于吴宁,这货鸡贼的很,只会比齐磊多不会少。
  吴宁此时都快哭了,“石头哥!叫你哥了,我那是存着买Walkman的啊!”
  齐磊一听,索尼的walkman?
  “等一年吧!出MP3了,谁还用随身听?”
  “啥?”吴宁没太听懂,“啥叫MP3?”
  “说了你也不懂,反正把钱交出来就完了!”
  吴宁败下阵来,万般不舍却是没有犹豫,和唐奕一起乖乖回去拿钱。
  没一会儿,一人抱着一个存钱罐回来,唐奕手里还攥着十张崭新的老人头。
  如丧考妣,“这里还有六百多,你不会都拿走吧。”
  吴宁,“我这七百多。”
  齐磊不算不要紧,一算吓一跳,哥仨这么有钱?大两千快三千了!
  但却也是三人的全部家当。
  细一琢磨,齐磊觉得用不了那么多,就从唐奕那拿了500,从吴宁那拿了500。
  “算我借的哈!”
  “别!”吴宁马上阻止,“就你那穷酸样儿吧,拿啥还?”
  随后又道:“你真要去挣钱?不是干别的?”
  见齐磊点头,吴宁一咬牙,“那算我俩入股了。”
  “行!”
  齐磊暗自得意,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太了解两人了。
  “那正好,你500,你500,我也500,一共1500就是咱的本钱。”
  吴宁立马一瞪眼,“你哪来的500!?你就420!”
  刚刚齐磊砸罐子的时候,他可是数了的。
  却不想,齐磊也是光棍儿,把那一球球蛋蛋的零票也归到自已那堆里,“这不就500了?”
  吴宁:“......”
  好吧,就多余叫这个真儿。
  蛋疼到呲牙,“钱给你可以,但你得说明白了,你到底要干啥啊?”
  唐奕也投来好奇的目光,“对啊,我爸开厂子还得先搞策划呢!”
  只见齐磊神秘一笑,“你们猜?”
  结果,吴宁这个大聪明还真就开动了脑筋。
  “难猜吗?首先,肯定不是去打工,也没人要你。屁都不会,比我还废!”
  “那不打工...就是自己做生意呗?可就1500,你能做啥生意?顶多摆个地摊。”
  眼珠子一瞪,“操!你不会想去早市、夜市出地摊吧?哥可跟你丢不起这个人!”
  唐奕一听,也要哭,“不是吧?我不玩了!”
  抱着钱就要跑。
  开什么玩笑,小爷堂堂富家公子,去摆地摊?还是在尚北这种小地方,从城头到城尾,谁不认识谁啊?传出去,哥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齐磊把俩人拦回来,皮笑肉不笑,“怎地?丢人了?特么摆地摊都摆不了,你俩还能干点啥?”
  哥俩根本就不听他的,把脑袋摇的生风,“反正不摆地摊!”
  “嘿!!”齐磊老大不乐意,“还职业歧视上了?”
  在心智上来说,齐磊碾压哥俩八百个来回。
  把钱一抢,“反悔也晚了,你们之前都答应了!”
  唐奕、吴宁后脑勺都是麻的。
  说实话,哥俩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从来没想过他们这种家庭的需要去摆地摊。这辈子也不可能摆地摊啊!
  唐小奕那是准备啃一辈子老的,吴小贱也不差啊....老吴把他出国留学的钱都准备好了!
  但是,正如齐磊所说,已经答应了,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反悔那是爷们儿干的事儿?
  经过一上午的思想斗争,外加齐磊魔音灌脑一般的絮叨,哥俩一咬牙,“干了!不就练摊吗?谁看见就说是勤工俭学,还得当哥是懂事孩子呢!”
  算是半推半就地认同了齐磊的馊主意。
  “但是,有言在先哈!”二人同意,齐磊马上提出要求,“这事暂时不能让家里知道。”
  “废话!”唐小奕和吴小贱几乎异口同声,“当然不能让家里知道!”
  要是让那帮爸妈知道他们砸了存钱罐去胡闹,不定怎么收拾他们呢!
  况且,摆地摊是多光荣的事儿吗?为啥要让他们知道?
  “谁说谁就是找死!我家老唐可好几天没揍我了。”唐小奕砸吧着嘴,看样子还挺怀念的。
  吴小贱迷糊了一上午,终于有点开窍了:“对了,摆摊可以,那咱们卖啥啊?”
  唐奕一听,马上又来劲了,“卖碟!最好整点带色(sai)的,肯定挣钱!”
  “滚!!”吴宁想踹他。
  特么富公子和处长公子出摊,那叫励志...
  出摊卖黄碟,那叫脑瓜子缺筋!
  虽然不同意唐奕的胡闹,但却也提醒了吴宁,出主意道:“夜市现在卖磁带,卖小说杂志的摊位挺火的。要不,咱们也试试?”可惜只正经了一句,马上原形毕露,呲牙一笑,“卖不出去,还能自己留着。”
  对此,齐磊嗤之以鼻。
  卖碟也好,卖小说卖磁带也罢,都是他们这个年龄感兴趣的,火也火不到哪去。
  再说了,这个年代,已经不像八几年,或者九十年代初,倒爷发家的时候了,去广东背回几包时装、磁带之类的,回来摆个摊就能挣大钱。
  九十年代末,下岗潮已经攻占了东北这块最后的国营阵地,许多下岗职工无处谋生,只得上街讨生活,摆地摊也早就不是什么挣大钱的营生,只能说管温饱,有一条出路罢了。
  若是常规的摆摊儿,别说上万的议价费了,能不赔钱已经是不容易。
  所以,齐磊原本也没打算按这个时代的套路出牌。
  摇头否定了两人的提议。
  弄的唐奕又急了,“那你到底要干啥啊?”
  只见齐磊神秘一笑,“卖袜子。”
  “卖.....”
  哥俩一下噎住,“卖袜子...?”
  “袜子...”
  “袜子!”
  唐小奕自动脑补出三个玉树临风的美少年,挥舞着各式丝袜、网袜、长筒袜叫卖的画面。
  吴小贱更过分...他想的是三个穿上丝袜、妈啊袜的美少年临街叫卖.....
  嗯...再露出两根腿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再见!”两人直接蹦了起来,掉头就跑。
  “真丢不起这个人!”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