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神秘男子

南琴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崩裂?”嬴政皱着眉,“如果三国联军真的是齐国和魏国损失更为严重,楚国又怎么会给齐国和魏国机会?”
  “项燕应该留了一手吧?”嬴政长吐口气道。
  “楚国能留一手,齐国和魏国自然也是能留一手。”嬴子苏笑笑。
  “所谓的结盟联军也只不过是因为利益相同所以选择抱在一起。”
  “这个结盟是否稳固,取决于结盟的双方对利益的分配是否合理和公平,以及为了得到利益而付出的代价是否等价。”
  嬴子苏回想着在现代世界读到的一些西方思想以文言文的方式想嬴政表述着。
  在中国古代可还没有什么平等自由的死想,有的只是集权**,贵族势力,地主阶级。
  中国古代,有权意味着你就是王者,权力越大你能得到的东西就越多。
  假如你是朝廷重臣,你需要自己去耕地种菜么?你需要自己做家务洗衣做饭么?
  有人会帮你做这些事,难不成还有会侍从跳出来说我想要自由!我要的是平等!
  信不信你的主子就是下令把你杖打五十,再严重点直接是把你轰出去,甚至直接是把你活活打死。
  打死一个奴仆这在古代社会是常有的事,甚至不会有人会怜惜你。
  打死后派家丁把你尸体运到山上随处一丢,好心点还给你挖个坑埋了,不然就直接丢了喂野兽吃。
  嬴政听得也是有些云里雾里的,但他还是大概明白了嬴子苏的意思。
  齐国、魏国和楚国之所以能联合起来是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秦国。
  魏国有楚国撑腰,齐国因为被抢了第一附属国的位置而不爽,加上魏国和楚国在旁蛊惑所以也加入其中。
  但仔细一想,促成三国结盟的关键中间人是楚国。
  魏国是因为楚国给了底气,齐国是因为楚国实力够强放心背刺秦国。
  说到底,没有楚国,魏王假就算是遭遇了埋伏险些回不来,他也只能是忍气吞声一句话也不敢说。
  如果没有楚国的实力摆在那,齐国也不敢撕毁跟秦国的同盟条约转而加入楚魏两军的结盟里。
  三个国家的结盟本就不牢固,要不是秦国实在是太强,又因为秦国拥有太多极具价值的物品。
  给魏国和齐国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发兵秦国,更别说是打进咸阳和诛杀赢氏一族了。
  魏国和齐国本来想的也是借着楚国的实力去打秦国,如果能把秦灭了最好。
  如果灭不掉,至少是还能从秦国身上捞点东西,比如城池土地还有钱财和人才等等。
  虽然是借了你的力量,但不代表我们的人就不是命就可以随便牺牲啊!
  联军八十几万人,齐国和魏国也是出了一半的力。
  结果打了快一年的战,楚国留存实力留存了绝大数,死的反而是齐国和魏国士兵。
  那这两国统帅肯定不干了啊!如果这次战争出了意外失败了。
  楚国因为没什么损失反而留存了最多实力,牺牲最大的齐国和魏国没了军地防守,没两年就会被你们楚国给吃了。
  秦国因为大战消耗了不少士卒,所以楚国会先攻魏和齐。
  又因为秦国战后需要恢复力量无暇顾及赵国和燕国,对实力留存更多的楚国来说。
  这两个地方也都将会是楚国的,之后楚国结合这五个国家的遗产对秦国发起最后的总攻。
  至始至终,都是楚国在幕后一手策划。
  从昌平君利用赢元曼盗用御史大夫的印玺开始,楚国的一统计划的齿轮就已经开始转动。
  “这个同盟关系本就不够牢固,而项燕为了歼灭我们秦国的骑兵更是利用齐军和魏军的士卒作为诱饵。”
  “齐国和魏国损失太多,他们心中对楚国的恨意自然会变得更深。”嬴子苏沉声道。
  “还有一点,三国联军遭遇匈奴军的进攻后是各自撤退,现在的联军内部应该也是闹声一片吧?”
  嬴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如果我们贸然进攻,三国联军就算是内部不和,大敌当前再遇到危机时候,他们必然也会放下隔阂重新结盟。”
  “既然可以利用人心离间他们使他们内部分裂,为何却要用不必要的伤亡来斗得两败俱伤呢?”
  “兵法云: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不用一兵一卒夺得战争的胜利,是无数兵家将领渴望的获胜方式。”
  “王上。”嬴子苏神情凝重地看着嬴政,“现在的秦国,必须走这条路,我们得尽可能的留存秦国现有的实力。”
  “寡人明白了,一切都照爱卿的计划去做。”嬴政点头道。
  “王上,夜深了早点回去歇息吧,臣先行告退了。”嬴子苏作揖拜礼和嬴政告别。
  嬴子苏回到屋子,就在他要坐下时候嬴子苏的身子猛地征住。
  他沉着脸把手按在了剑柄上,龙渊剑随时都会出鞘。
  “你在这等多久了?”嬴子苏看着四周,低声问道。
  “没等多久,也才刚到。”屋子里传来男子的声音,不过那人并没有出现在嬴子苏的视线里。
  “不待在那了?有时间来找我。”嬴子苏坐在位置上,拿起桌子上的陶壶往被子里倒水。
  “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该回主子那了。”男子笑了笑。
  “而且得到了一点有用的消息,得马上回去禀告主子,也好替你们解决掉一大麻烦。”那人又是低声笑着。
  “麻烦?难道不是你们的盟友么?”嬴子苏饮了口水道。
  “盟友?”男子嗤笑,“主子要的可是听话的盟友,不听话的留着也迟早会坏了大事。”
  “领袖的人可以有无数个,但能帮你打天下的人就只有这些。”
  “能帮你们省去打打杀杀,你应该要谢主子。”男子淡笑。
  嬴子苏无声笑笑,他转着手里的杯子沉声道:“应该是帮了你的主子吧?他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甚至是可以不择手段杀了身边最亲的人,如果不是和我也有一样的利益,我们又怎么能走到一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