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新闸路

沉默似铁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途中。
  顾玲珑问道:“下这么大的雨,去顾公馆做什么?”
  徐思齐手把方向盘,两眼目视前方,说道:“好长时间没见到倾城了,赶上今天没什么事,过去看看她。”
  “倾城她很好,你不用惦记。”
  “唉,怎么可能不惦记……”
  正在这时候,车载电台电源灯不停的闪烁。
  每当有重大案情时,总捕房都会通过车载电台发布消息。
  这种技术非常简单,基本和无线电短波呼叫差不多,只是在接收距离上有一定的限制。
  徐思齐伸手按下开关按钮。
  电台里传出一个讲英文的女声:“刚刚收到消息,新闸路沁园邨发生严重械斗事件,伤亡人数不明,附近的警务人员请即刻前往。重复播报,刚刚收到消息,新闸路沁园邨发生严重械斗事件,伤亡人数不明……”
  新闸路与徐思齐现在所处的位置,只隔着大约一英里。
  此时,雨势渐渐停歇。
  徐思齐略一思索,调转车头朝新闸路方向驶去。
  按说,新闸路不属于虹口巡捕房辖区,静安巡捕房和普陀巡捕房会更近一些。
  只不过,身为英租界唯一华捕探长,如果能及时出现案发现场,第一时间处置案情,肯定会引来上司的赞赏。
  毕竟,英租界当局还是比较注重实干型人才。
  说的简单一点,每当出现麻烦时,需要有人站出来解决麻烦。
  而这个人,就会因此得到更多的机会。
  十几分钟后,福特轿车一路疾驰,来到了新闸路。
  令人意外的是,街上积水很少。
  大马路大雨如注,这边似乎只是小雨级别。
  顾玲珑摇下车窗,向外看了一会,说道:“这里好像没怎么下雨……”
  徐思齐停下车,说道:“隔道不下雨,继续往南走,可能干脆都没下雨。玲珑,你在车里等着,我过去看一眼。”
  顾玲珑点点头,目送着徐思齐下了车。
  前面不远处,十几名刚刚赶到的巡捕正在勘察现场。
  新闸路原为英军运兵路,最开始只是窄窄的一条土道,因为临近苏州河,渐渐成为英租界繁华地带,这里也是最早开通有轨电车的路段。
  此刻,街边横七竖八躺了十几个人,棍棒砍刀铁尺扔了一地。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帮派之间的火拼。
  在上海,这种事情如同家常便饭。
  左手边第二条巷子里,矗立着一栋欧式风格的三层建筑,墙上钉着一块锈迹斑斑的铜制路牌:新闸路1124弄9号。
  徐思齐知道,这是电影明星阮绫妤的住处。
  当初,为了赢得阮绫妤的芳心,被誉为“茶叶大王”富豪唐季山,花费十根金条买下这栋洋楼当做定情物。
  至此以后,两人以公开的情人关系住在这栋房子里。
  提起唐季山,在上海称得上是赫赫有名,尤其他的风流韵事,经常出现在各种娱乐小报上。
  之所以会出现在娱乐小报,是因为他的绯闻对象,大部分都是当红女明星。
  阮绫妤只是其中之一。
  或者也可以说,阮绫妤是唐季山某个阶段的情人。
  任何时代都一样,强权之外,金钱同样可以为所欲为。
  现场情况,很快有了一个初步结果,伤者全都是青帮的人。
  半小时前,这些人在附近餐馆吃饭,遭到一群不明身份者的突然袭击。
  双方从餐馆打到街上。
  有准备的一方,胜算总是会更大一些。
  猝不及防之下,青帮的人吃了亏,除了几个腿脚快的跑了,剩余的全都被撂倒。
  “先送伤者去医院。另外,派人寻找目击证人。”
  “是。”
  好在没死人,案子相对来说还不算太严重。
  阮绫妤家那栋楼的三楼阳台,刚好正对着案发现场。
  阳台门敞开着,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迈步走了出来,手指间还夹着一支香烟。
  天色已晚,加上距离有些远,看不清她的脸。
  徐思齐心想,这个女人要么是佣人,要么就是阮绫妤本人。
  女人站在阳台暗影里,烟头的忽明忽暗。
  一名巡捕举着手电筒,漫无目的的晃了一下。
  手电筒光柱定格在女人的脸上。
  那是一张精致美丽的脸,却似乎承载着万般的无奈与愁绪。
  二十分钟后。
  徐思齐回到车里。
  顾玲珑问道:“出什么事了?”
  徐思齐一边启动汽车一边回答:“帮派火拼,伤了十几个……”
  其实,他多少已经猜出来了。
  那些身份不明者,十有八九是斧头帮的人。
  情况也确实如此。
  起因很简单,去年春节的时候,黄耀发约王冠樵见面,为他和蒋委.员长调解矛盾。戴老板见缝插针,乘机安排人手刺杀王冠樵。
  若不是徐思齐暗中相助,王冠樵差一点命丧当场。
  真正混帮派的人,讲究的是恩怨分明。
  以王冠樵的脾气,他怎么肯咽下这口气,特意从广西发来电报,命令斧头帮给黄耀发一点颜色瞧瞧。
  这次遇袭的那些伤者,基本都是黄耀发的亲信弟子。
  ……
  大约四十分钟后。
  法租界霞飞路。
  顾公馆。
  客厅内,顾太太一边品着香茶,一边浏览着今天的《申报》经济版。
  顾太太并非普通家庭妇女,当年那也是闻名上海的才女。
  如今年龄大了,心气也不比从前了。
  “太太,小姐和姑爷来了。”佣人进来禀报。
  顾太太喜形于色,赶忙吩咐道:“快去准备咖啡,玲珑喝不惯茶的。哦,对了,再拿些点心水果来。”
  “是。”佣人躬身退了下去。
  雨依然在下。
  车里只有顾玲珑带来的那把伞,两人只好共用一把伞。
  共用一把伞,身体必然会挨的很近,挨得近,就会显得比较亲密。
  二楼卧室内,顾倾城呆呆的站在窗前。
  眼前的一切,似曾相识。
  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顾玲珑忽然停下脚步,抬头看了一眼。
  顾倾城咧嘴笑了笑,对妹妹招了招手。
  顾玲珑也招了招手,然后对徐思齐说道:“看到了吧,姐姐好多了,她认出我们了。”
  顺着顾玲珑的目光,徐思齐也抬头看了过去。
  窗前空无一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