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偷袭

老米同志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你来我往华丽的动作场面那只能是拍电影,真正的搏斗从来都在瞬息之间。电光火石的刹那往往就能决定一方的生死。出手间毫厘分寸的把握注定不是制敌,就是制于敌。
  作为偷袭者,陈惊鸿显然是制敌的那一方。正待他还想把优势在同等阶层中继续扩大之时,同样距离他不远的杨飞动了。父亲的惨状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对形势的判断,或者是说他的眼光根本就没有随着杨国宗被甩飞而转移。几乎在陈惊鸿制住父亲脚踝的同时,他已然把全身内气尽数凝聚在手掌之上,更是放弃了救援任凭对方将人给甩飞,为的就是能斩出这全力一击。
  人的影树的皮,陈惊鸿的实力在京都或者说在整个古武界年轻一代都是数得上号的,相反之下杨飞就要差上不止三四个档次。可以说从一开始陈惊鸿攻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将其看进眼里,心中断定了对方是绝对无法反应过来。
  事实上,最后的结果也恰恰正如他所想的那样,杨飞也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将其父亲的脚给捏成好几段并丢飞出去。
  傲慢与自大,没有经历过社会真正的毒打,这是绝大多数世家子弟的通病。陈惊鸿当然也存在这样的毛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算谨慎,但如此观念还是影响到其自身的判断。
  一个是临渊而峙,一个的目中无人,这样的情况下造成的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
  以臂为杆,并指为枪,内气蓄力之时皆内敛含而不露,就在陈惊鸿将杨国宗甩出去的那一瞬间,杨飞如同一条潜于深潭中的游龙突然冲天而起,二十八年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功底被不留余力的全部爆发出来。
  前缀没有放出任何狠话,也没有多么霸气的旁白,就是这样默默向着前方戳过去,没有考虑变招更不考虑防守,冷冽的表情跟他平时的吊儿郎当完全是判若两人。
  似乎感觉到周身的气机突然变得凝重,陈惊鸿背后的汗毛突然间全部炸起,这是每个人被突进警戒圈时的必然反应,练家子尤其敏锐。本能反应之下他做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向前迈腿,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自己再次保持距离,好让这种危险的入侵感消失。
  这听起来似乎是很玄乎,但请不要怀疑,这就是人类在漫长的岁月中进化出来的能力。具体表现在当与陌生人接触时都会不自觉的保持一个合适的距离,一旦这个距离被突破人就会下意识的倒退一样。只有熟悉或者亲密的关系人才会对此无觉。
  此时的陈惊鸿就是如此,加上他本身练武的关系,危机感要比普通人要灵敏许多倍。更何况杨飞的手此刻对准着的其其后背心。
  嗞啦……
  由指尖延伸出来的内气骤然迸射而出,从结果来看似乎太过急躁了,但这也是杨飞不得已而为之,按照原来的打算是要再晚上一息时间的,可他还是低估了陈惊鸿的警醒。
  果决之人临危之下必会行果决之事,杨飞是,陈惊鸿更是,锋利无比的内气刹那间就刺破了背后的衣服,此刻的杨飞干脆不留任何转圜的余地前扑而上,争的就是这毫厘间的距离,只要能快上哪怕是千分之一秒,他就能精准刺穿对方心脏。
  而就在指
  尖延伸出去的内气刚触碰到陈惊鸿皮肤的时候,对方却做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选择。
  止步!不错,陈惊鸿居然止步了,前冲的力量甚至让其右脚将地上的大青砖踏个粉碎。
  显然,正常情况下此时此刻的止步无疑就是自杀,哪怕是再愚笨之人也不会做这样的选择。可陈惊鸿是愚笨吗?显然这个答案是错误的。他不但一点不笨,反而机警到了令人心悸的程度。
  从发动偷袭到被反偷袭,全程绝对不超过六秒钟,而废掉杨国宗就用去了四秒。也就是说,从感觉到危机,再到判断出危机的方向并做出反应再到找到最佳应对办法他只用了短短的两秒钟时间。
  两秒钟时间是个什么概念,也就是眨两次眼而已,可就是普通人眨眼的功夫,陈惊鸿却能做出了一个决定自己生死的决定。
  为何前冲,就是想让背后隐而不发的危机显露出来,这一点他做到了。又为何止步,因为这不仅仅只是止步,止步的同时在此基础上还加上了一个旋腰抬肘的动作。
  由于目标角度的骤然变化,杨飞一往无前的“枪锋”虽然同样破开了对方的那层厚实的气罩并切开其血肉,但也能仅此而已。
  枪,这种特殊的武器注定了它的笔直攻击方式。对手临时变招,使得锋锐的枪芒并不能对身体一贯而穿,直取心脏。虽是遗憾,但依旧还是将陈惊鸿的后背挑出一条横跨半边身躯的细细血线出来,不用怀疑,在接下来的三四秒内,由于纤维失去牵扯,皮肉就会快速的向两边收缩翻卷,并伴随着大量出血。
  这一切,可以说杨飞从出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结局。如不能一举击杀对方,那就绝没可能再组织起防御。也就是说,只要陈惊鸿出招,此刻的他中门大开全身上下皆是破绽。
  而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陈惊鸿止步的同时确实是作出了反击。一招很普通反身蝴蝶肘就这么被简简单单的使了出来。也许大道至简就是如此吧,这招的烂大街程度,就是那种随随便便丢个两百块钱报个暑假武术兴趣班就会学到的玩意,也就这样的烂大街货,破了杨飞酝酿已久的杀招。
  嘭……
  一声沉闷无比的声响,高速前扑的杨飞胸口非常毫不意外的迎了上去,紧接着就是像断了线的风筝悠扬的倒飞出去落在了七八米外。
  与地面相接之时,杨飞甚至一度感觉到无法呼吸,五脏六腑就像是被一把大铲子翻炒着。直得庆幸的是尽管呼吸不畅内伤不轻,但可以肯定的是陈惊鸿没有下死手,或者是说他没有能力下死手。前者可能性不大,后者的话只能说明那个家伙把全身大部分的内气凝聚在后背上用以减伤,才使得这记肘击并没有附着多少的内气。换句话说,那家伙背后那道横跨半个背部的血线也仅仅只是血线而已,要说受到什么重伤怕也是不见得。
  偷袭从来都不是谁的独家专利,在场的除了陈惊鸿外,杨凌霄也是对此深得其髓。可相比较起陈惊鸿来,这家伙的目的性要更加大胆。
  他深刻的认识到偷袭这样的行为是服务于大目的的,完全不在本身上成功与否。
  虽然他做出这样的选择时要比陈惊鸿要慢上
  半拍,直到杨国宗被丢出去将一众保镖砸倒才如此决定,但这并不妨碍最后达到的结果。
  几乎是在陈家那帮手下出手制服那群保镖的同时他就动手的,论实力而言,其比陈惊鸿还要高上一个小境界,达到了玄阶巅峰。以这样的身手冲入混乱的人群中简直就跟虎入羊群般凶残。
  但就是这样的实力差距,杨凌霄却并没有大开杀戒,而是以最短的距离和最快的速度一把踹飞一个黄级菜鸟,将其刚刚从保镖手中抢夺过来的散弹枪握在手上,然后快速上膛并朝右边的李图小腿抠下扳机。
  不错,这就是他对如今形势的把握,并做出最有利的反应。
  如果说林李两家主哪个最有可能响应陈庭,那么显然李图的几率要比林焕然大得多,并且其刚刚已经和杨正光激烈的交手过,消耗必定也是不小,换而言之也就是躲过这枪的概率相对来说要小上许多。所以杨凌霄选他为目标也是必然的结果。虽然这时候他还和另外一个家主在犹豫中,并还没有实质性的行动彻底与杨家决裂。
  果然能够在京都被人数得上号的人物都是有其过人之处。几乎都是明白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道理,一个比一个狠。至于为什么瞄准的是小腿而不是躯干,这就涉及到另外一套规则了。
  在京都,各个家族遵守的就是一个“度”字,哪怕今天这么多人全部都给打残打废了,只要不出人命,那么国家法度上对于这些古武者还是有转圜的余地。
  铁砂混着大把钢珠朝李图的双腿而去。十米不到的距离,弹着点并不会过分的分散,这也意味着李图一旦被打中,那么基本上就会失去反抗力。
  与此同时,李图也是彻底懵了。他从没有想过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这边眼光才刚从陈庭转到陈惊鸿身上,眼角余光之中就看到对准自己的那个黑乎乎的枪口,而且对方太真TMD开枪了。
  犹豫?还犹豫个屁!只见他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大惊之下立马没命似的向右跳开。几乎是枪响即动,换作平时,以地级初阶实力全盛之下尚可以勉强躲开,但刚刚才经过一场激战的他恰恰就缺了那一丝丝内气,速度也相应的慢了那一丢丢。
  也就是慢上这一丢丢,呈现喷射状的钢珠正好有三颗覆盖到其躲闪范围。第一颗钢珠擦中了他右脚的皮鞋头,很快就带出了小块皮革和半截脚指头,第二颗直接射进腿肚肉中并直接穿透出来,准头最佳的还是那第三颗钢珠,刚刚好就打在左腿的脚踝骨头上。
  啊……噗……
  一声惨叫声起,接着就是像破布袋甩在地上的声音传出。只见李图双腿彻底失去支撑,重重的摔在了几米开外的花圃中,把那株可怜的月季花给压得直接报废。
  “爹!”
  “大家动手!屠杨家啊……”
  李敛白厉声对着所有李家人怒吼道。话音刚落,众人皆四散而开各找对手,无论是杨家佣人还是其他,几乎是无差别攻击。
  林焕然见此变故,咬咬牙心里干脆一横,也下令让林家人加入到这场大战中来。
  “林家族人听令,杨家无道,速擒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